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偷情的主任
偷情的主任

偷情的主任


  我现在在加拿大多伦多。我年纪不小了,第一次写色文,文笔很差,大家凑合着看吧。

  出国以前,十几年前,曾经在离我家乡不远的一个滨海城市的市政府下属的信息中心做过两年的IT。这也是我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份工作,当时找工作特别的难,没有熟人没有背景,有钱也不好使。能找到这份工作,还是我姐夫通过他生意上的朋友联系到的信息中心的主任,又花了不少钱才搞定。

  这信息中心在市政府边上一个独立的15层小楼里,主要就是负责全市信息化工程的规划实施,别看说得很高大上,其实一大半的人都没有啥专业背景知识,能干活的人也就是我们机房那十来号人吧。信息中心的主任姓吴,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因为接下来说的是真事所以还是要保护一下隐私。这吴主任是处级干部,文革时候作为工农兵学员上的全国重点大学,知识水平有一些但很有限,当时他50出头,年富力强,做人又很又点手腕,仕途一片光明,用现在的话说叫做混得风生水起,手上有大笔的政府拨款供他支配,单位里50多号人也被他管得服服帖帖的,进单位两个月,我们技术部一直在维护政府的网站和数据库,还有就是在吴主任办公室安装调试视频会议系统,当时这是个很烧钱的试验性质的玩意,用专门的摄像头和麦克风连到台式机上,在连上电视作为显示器。然后通过专门的编码解码仪器连通政府各部门乃至其他省市政府机关,这样就可以开视讯会议。我经常在吴主任下班以后就在他办公室折腾这套东西,有时候他也让我帮他整理一些技术资料写点东西,吴主任的办公室在顶楼拐角处,面积很大,大班桌,宽大的皮沙发,窗边摆着大盆的绿色植物,比我平时呆的暗无天日的机房舒服多了。不过,吴主任是条老烟枪,烟灰弹得到处都是,文档资料也到处堆放,大煞风景。我干活之前都不得不先帮他打扫一下,归置一下文档之类。看得出吴主任还是比较欣赏我的,直接叫我干活的次数越来越多,加上只有机房和主任办公室在顶楼,离得近,喊一嗓子我就来了,单位里的同事慢慢都把我归到主任的亲信一类的。当时的干部,酒色财气多少都要沾一些,那时有个要好的女同事叫余琴,特地提醒我说别和主任走太近,尤其是钱的问题,将来万一出事主任进去了我会受牵连。现在回想起来幸好她提醒了我,这些都是后话了。我当时还开玩笑说,我觉得主任不爱财,天天一件灰夹克套着,哪像有钱人。倒是色上不好说,我说有次周末在机房加班到很晚,见主任带了个年轻姑娘从他办公室出来,余琴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我说我们这种机关大家下班准点回家,大晚上单位都没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知道。余琴听完还说我瞎猜,她说主任有个女儿,我看到的十有八九是他女儿吧。

  没过多久视频会议调试完了,主任办公室基本不需要去了,我就又回复到了机房宿舍两点一线的日子。一天晚上我在机房玩游戏玩到9点,就锁了门跑到天台抽根烟。楼顶装了一个用于卫星通信的大锅,除了我们技术部的一般人是不允许上来的,这里也是我固定的抽烟场所。在天台我看到顶楼拐角那间主任办公室亮了灯,突然想起那天我和余琴说的那个女孩,难道主任又带他女儿来办公室? 这么晚了实在有点奇怪。这么想着,我走到天台一个角落,从这里应该能看到办公室里的沙发和大班桌的一角。可惜百叶窗比较严实,只能从一条较大的缝隙中看到两个坐在沙发上的人的下半身,一个肯定是吴主任,一个是个穿裙子的姑娘,两人紧挨着坐着,应该在说话,看了几分钟我就看出问题来了,吴主任的一只手很快出现那姑娘白皙丰满的大腿上,慢慢抚摸着,我当时心脏狂跳,裤裆里立刻支了个高高的帐篷。可气的是,两人很快站了起来,离开了我视线所及的范围,我当时立刻就想到了主任办公室的视讯系统,我知道密码,如果把摄像头远程开启,我在机房电脑上里应该就能看到办公室里的情况了。不过我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因为摄像头开启的时候上面有个灯会亮,而且我不确定电视屏幕会不会也同时亮起来。放弃了这个方案以后,我仔细观察了下周围,在每个楼层办公室窗外,都有一条半米宽的水泥平台,主要是放置空调的主机,如果我蹲在空调主机旁边往窗户里看,视线也许不会受多少阻碍。于是我轻手轻脚从天台跑回机房,再从机房的窗户爬出去到窗外的平台上,然后弓着腰慢慢走到主任办公室窗户边上。当时已经临近中秋,南方的夜晚虽然不冷但是海风不小,平台上长了不少青苔,还有一些鸽屎和垃圾杂物,万一脚下一滑,我肯定会坠楼摔死。可当时我被巨大的好奇心,还有,色欲完全控制住了,我手扶着空调机蹲下来,从百叶窗最大的一条缝隙里看进去,只见那个年轻女孩仰面朝天躺在大班桌上,裙子撩到腰间,主任的背斜对着我,裤子褪到脚踝,双手托着女孩的大腿使劲分到两边,屁股在一下下地往前耸动着。女孩的内裤和长筒丝袜挂在一边脚踝上随着主任阴茎在阴户里撞击的节奏剧烈地晃着,我急切地想要看看这女孩是谁,可是她的脸被主任的背影挡住了大半,头又歪到一边,窗户也关着,我就像在看一部无声的又看不到女主角的A片,干着急。因为一直蹲着,我裤裆里肿胀的阴茎有种要爆炸的疼痛感,又很怕被风刮到楼下去,双手死死抓着空调机的支架,那感觉真是终身难忘。主任一边把手伸进女孩的上衣里面用力搓揉着,一边大力地用阴茎操着女孩的阴户,过了一会儿,主任快速往女孩的身体里顶了十几下,看起来是射精了。他把有点软缩的阴茎从女孩身体里抽出来,坐到旁边沙发上去了,而那女孩似乎有点迷糊了,她两个腿还是保持撇开的姿势,终于给我机会近距离看到她的阴户,她的是属于很饱满肉嘟嘟的那种,阴毛很稀疏,一对褐色的小阴唇刚刚经历完激烈的冲撞,还没有合拢,里面粉色的嫩肉水渍渍的,还有些白色的泡沫从秘洞里缓缓往下流到她淡褐色的肛门上,没等我看够,那个女孩翻身坐了起来,脸朝向窗户这边,我吓了一个激灵,赶紧蹲低了些。幸好窗外暗屋里亮,她没有看到我,她站在地上,微微蹲着,用纸巾在下身擦拭了一遍以后,把内裤穿上,然后往内裤里面又垫了一些卫生纸,用手隔着内裤在两腿之间和大腿内侧摸了一遍,似乎是在检查有没有液体漏出来。最后她才把丝袜套上,裙子放下捋平,等她抬起头来我才彻底看清她的脸,她就是上次那个女孩,染着金色的头发,虽然化着妆,眼影和口红都涂得比较重,我看出她应该还是很年轻的,应该只有20出头。她不是我们单位的员工吧,应该是吴主任在外面找的情人。我想,主任在市里也算是经常上电视的人物,他应该是不敢去酒店,怕被人认出,所以一直在办公室鬼混。前一段时间因为我经常加班调试视讯会议系统,他俩不得不中断了办公室幽会,现在系统调试完毕,所以他们又开始了。

  看到他俩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慢慢退回到空调机阴影里坐下,一直等到主任他俩离开办公室我才慢慢从机房窗户爬回去。记得当时整个人又兴奋又后怕,裤裆里面滑腻腻的,不知道是精液还是什么鬼,当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他们两个做爱的场景一直在脑子里过电影。毕竟看到真实的东西,比看A片刺激多了。

  打字很慢,今天就写到这里吧。我文笔不好,毕竟是理科生。如果大家爱看,多给我点鼓励,我会把其他一些人的故事写出来。剧透一下,吴主任最后因为贪污被抓了,罪名里面倒是没有说他搞女人的事情。

  ......................